老互联网人看区块链: 就像20年前的互联网 泡沫一定会破灭 ...

 百度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11 11:54
1999年末泡沫化接近极致时,纳斯达克市值达到5.2万亿美元。再后来,是2000年3月10日纳斯达克指数达到顶峰之后的泡沫破裂,高管套现、市场资金缩减、再融资市场冷却,80%以上的项目人间蒸发,幸存下来的,不是技术特牛逼,就是业务能落地。泡沫破裂之后,互联网才步入正轨。在中国,比较好的互联网公司差不多都是那时候起步的,包括BAT。做了15年互联网的王鹏飞回忆:泡沫乍起的那一年,他刚刚18岁,在五线城市南阳的一家电信局办的网吧里,通过ICQ实现了和一个印度人的对话,还建立了个人网站。5年后,也就是他光着脚闯入市场的2003年,互联网发展步入正轨,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初见端倪。凭借着过去几年对互联网的认知,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王鹏飞下了一个判断: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移动端一定是个趋势,未来的手机一定是智能手机。王鹏飞是中国最早做移动互联网的那一拨人,趁着红利期,他们迅速累积了2000多万用户,完成两轮共计1000多万美元的融资,把网站做到了年度移动互联网排名前五。当时的同类产品中,最大的是3G门户,已经在美国上市,包括UC后来体量也做得很大。很多人都为王鹏飞感到遗憾,说当时要是再坚持下去就好了,到现在一定也是一方诸侯。王鹏飞总结:对于一个出生在五线城市,第一次创业的年轻人来说,当时觉得这样的结局已经是创业生涯阶段性的胜利,那时候年轻的自己根本看不到,移动互联网后面还会有更大的浪潮。原本计划着先做工具,再做服务,最后做商业模式。但在加强产业链上下游的结合,丰富应用场景时候,微信起来了,微信扫一扫也成了一个重要的入口,先发优势瞬间被击穿。为了在微信的狙击下活下来,王鹏飞决定不纯粹做工具和入口,往后端的服务去转。在尝试过做营销解决方案,也尝试过添加RFID芯片后,他找到了出路:二维码和防伪溯源结合,做系统集成,并以此为发力点,成功上了新三板。传统的溯源系统中,通过视频或是二维码记录的信息要么集中化管理,要么各个市场参与者分散孤立地记录和保存,但不管是源头企业、还是渠道商,自身都是流转链条上的利益相关 方,老百姓根本不信任。过去我们检查也只能查台帐,或查他们的是入库数据,但数据都是可以改的,没有任何办法,很痛苦,检查都很痛苦。一位老工商吐槽说。2015年新三板有很多红利,它的确解决了一些问题,但是对一个企业的发展没有本质性的助力。现在,在新三板市场下,企业多,投资人少,最终交易不活跃,价值不被发现,即使很牛的公司也很难获得资本的追逐。区块链不是应用模式的创新,而是互联网式的变革。它通过技术底层架构来影响生产关系,最终实现价值传递。王鹏飞说。在他看来,如果说互联网只是信息社会的一个开始,那么区块链是信息社会的一种升级,是2.0。空气项花几万块钱找外包公司写份白皮书、做个官网,再花钱找媒体鼓吹一番,就能发自己的token。线下聚会交流三嘴不离区块链,小圈子里最常聊的话题从原先的BAT巨头、创新技术变成了现在的今天有什么项目?然后我二十个币,你三十个币,瞬间就把额度抢完。凡事触碰价值,必定考验人心,贪婪、恐惧、患得患失轮番上演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泡沫和价值发现同时存在,这场不到全球人口1%的共识,把优质的资源、人才、资本、技术吸引进来,通过区块链加数字货币这种方式,让很多的企业获得快速的发展。和第一波光着脚闯进来做区块链,特别是数字货币的不同,在完成一些基础的技术研发和一些应用的论证后,他带着产业冲进来,带着原有的镣铐冲进来。一个行业兴起的时候,第一波起来的就是平台和流量,后边才慢慢是各个应用和一些商业模式。而且像是防伪溯源、供应链,未来都会被转移到区块链上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王鹏飞判断。当风口带来共识,区块链被广泛认知和关注的时候,整个溯源市场会被消费市场反逼着往前走,这就是机遇。而相比前两次,这次,王鹏飞有了更大的野心,扮演的也不再是解决方案提供商,而是平台提供者,搭建一条用于溯源的公链,为技术开发者提供快捷高效的开发云服务集合,为品牌企业和消费者解决可信任难题。从做解决方案时局限于10个大客户,到溯源链搭成之后可能达到的10万个中小企业,变化的背后,是更大的市场,更多的市场份额。类似的项目有迹可循。唯链,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商品ID管理云平台,主要做奢侈品溯源,2017年8月22日发布,主链仍没上线的情况下,市值300亿。沃顿链,2016年11月立项,仅发布母链与子链的账本互联协议,市值就破136亿。在区块链之前,投资人看重变现能力,照着营收和利润,然后给你一个10倍的市盈率的估值。有区块链之后,大家都不提利润了,而是更多从技术架构、业务架构、市场营销的这几个方面去评估,钱好拿了不少。但王鹏飞的目标,仅仅是估值4亿。涨到那么高都是虚的,市场一波动就下来了。我们十几个人在做业务、在做产品,肯定没精力去搞营销、去搞噱头,他们全力搞营销、搞噱头,就火起来了。而且站在用户最终应用场景的角度去用区块链技术的王鹏飞,在溯源链相关的环节里边,引入了中心化相关的专业机构,由他们出具的有公信力的证明,来保证每个结点数据的真实性。早期区块链技术只是少数技术狂热者的玩具,但随着代币融资手段的创新,越来越多的技术团队加入研发行业。多数人的普遍认知是,区块链技术距离成熟至少还要3-5年,但当前资本泡沫必定在2018年遭遇破灭。所以,即使在老百姓不懂的情况下,新三板也有一些骗局。买老股,说要上IPO了,赶快买,最后发现年报一发,公司没怎么挣钱。好在新三板有门槛,门槛对那种散户的保护还是有的,同时,它也会限制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。现在入场的,一般都是冲着后者来的,先赚钱再说。但说实话,数字货币这种热潮,对资本的这种吸引、对技术的普及有很大的促进作用。1.2017年,暴热的区块链编造了一个美到极致的梦,也硬生生地划出了一片不容忽视的名利场。为了一觉醒来账户里能多几千万甚至是几个亿,期货大佬、上市公司董事长、顶级风险投资人争相入局,纷纷表态 All in 区块链。贪婪和无止尽的欲望也让无知者蒙着眼睛、带着全身家当闯进来,又家财散尽、一脸狼狈地滚出去。2.正是这样一帮骗子、假先知和雇佣兵,哄抬着区块链的价值,也不断削弱着革命的潜在力量。一旦被愚蠢、无知主导的故事被广泛地证伪后,他们将面临的是万丈悬崖,是泡沫一破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的空气项目,以及资源过剩、价格下降为整个行业带来的巨大发展红利。